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蔡明:让更多人活下来

2014-09-04 17:37:59 来源:新华网 

  最国家卫生计生委曾提出并呼吁通过公民心脏死亡后的器官捐献(DCD),来缓解临床移植器官供体不足的状况。那么,心脏死亡后的器官捐献进展如何?目前还面临着哪些问题?如何使之进一步规范化?就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我国著名器官移植专家、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医院医务部主任、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蔡明。

  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医院医务部主任、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蔡明。

   当多数人对心脏死亡后的器官捐献这个名词还很陌生的时候,您已致力于推动这项工作很多年了。您能否先给我们解释一下DCD的定义以及它的重要意义呢?

   蔡明:DCD是英文Donation after Circulatory Death的缩写,即心脏死亡后的器官捐献。这些年我们提倡DCD,就是想通过宣传,让这一观念广泛地被人们理解和接受,并促使他们自觉自愿地成为志愿者。这一工作有助于改变器官紧缺,甚至非法贩卖器官猖獗的现实,进而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以往人们听得比较多的是关于脑死亡后器官捐献的概念,况且欧洲很多国家已经对脑死亡进行了立法。我们国内现在还在提DCD,二者有何不同?

  蔡明:心脏死亡与脑死亡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简单地说,心脏死亡是以心跳、血压和呼吸三个指标判断是否死亡。而脑死亡是看包括脑干在内的全脑有无不可逆的毁坏性损害来确定死亡。脑干是生命中枢,它的毁坏性损害会导致呼吸中枢衰竭。在没有呼吸机的时代,这必然会导致心脏死亡的发生。比较而言,脑死亡后的器官捐献减少了供体器官的缺血性损伤,更有利于移植的成功和移植器官的功能恢复。

  我们近期接触了两位情况不同的捐献者。一位捐献者是在北京郊区发生了车祸,造成了严重的颅脑外伤,经严格的程序确定为脑死亡。家属表示同意捐献器官,在签署相关法律文件后,我们有组织地撤出了呼吸机,在可控的情况下完成了器官的获取,最终救活了4位病人。而另一位病人也已经脑死亡,但他的家人在情感上始终接受不了脑死亡就是死亡这一概念,用呼吸机维持了近一个月,心、肝、肾、肺渐渐出现了功能减退。病人最后心脏死亡,家属才提出器官捐献的要求,但错过了时机,器官已经不能利用了。

[责任编辑:赵瑞]
26.1K

关于中国人道网 | 投稿须知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京ICP备09109312号-8 中国人道网版权所有